rsdc
qdhc
sbxf
dyjd
ygzc
xwjd

玄關釋疑

[日期:2017-05-05]

 

閱讀:1897 次

有人指出:「玄關竅是道家的,只是被一貫道竊取罷了。」

回應:

首先我要強調在網路上的交流切磋而非謾罵,不論佛教對一貫道有多麼惡意,佛教徒都是我們一貫道系出同門同屬釋迦牟尼佛、達摩祖師,祖師禪一脈的兄弟。在這裡回應只是希望能化解彼此之間的誤會,而非挑戰或謾罵。

「玄關竅」,最早出自道家經典,道德經所說的:「玄牝之門」。

魏晉南北朝道家「清虛無為」大為盛行,是當代士君子的主流思想。就在同時,佛教傳入中國,達摩祖師的「祖師禪」也在這時傳入中國。當時佛教極力要融入當時的主流文化,也就是儒道思想,以尋求認同。所以當時的大師如僧肇大師,著作的肇論,裡面就有很多道家思想,也獲得當時道家名士的肯定。

慢慢的道家「玄牝之門」的悟道關鍵,逐漸形成祖師禪關於玄關的說法。

其實在玄關說法落實在祖師禪典籍裡以前,玄關的修持早已存在於祖師禪,只是名相的不同。當時的「圓相宗」禪師經常以劃圓圈,圓圈中間點出一點☉,的方式來互相印證玄關這個位置的修持。一貫道現在傳道時的「點玄」仍承襲一樣的手勢。

唐朝中葉,因唐玄宗崇尚道家,道家再度盛行,眾所皆知的「八仙」就是出現在那個時代。於是禪宗的「圓相」和道家的「玄牝」默默結合脫胎轉換成「玄關」。

所以若要考據「玄關」二字,在中國最早出現的時機,反而是出自唐朝,佛教的禪宗典籍,而非道教的「玄關竅」修持。所以要說誰剽竊誰,是很狹隘的、畫地自限的看待修持。

唐朝末年,道家出現代表性人物——呂洞賓。呂洞賓得到道家真傳後又拜黃龍禪師得到祖師禪心法,從呂祖傳下的道脈,代代宗師都有傳玄關的修持法門。

所以「玄關」的修持正確的說應該是祖師禪的「圓相宗」和道家的「玄關竅」,融會貫通,在呂洞賓實際修煉、印證後,而形成後來宋朝、元朝很長時期的玄關竅修持。宋末元初,全真教王重陽祖師,直接提出「傳香指玄」的修煉。

一貫道的祖師傳承,與儒釋道祖師傳承是重疊的,許多祖師在三教中有些顯有些隱。直到清朝,十五代祖王覺一祖師,將三教會通正名為「無太皇三極一貫大道」傳授玄關竅,成為修練入門的關鍵。

玄關,名稱如何稱不重要,道家可以稱谷神、道教稱玄關竅、易經稱黃中正位、密宗稱眉輪…我們稱玄關。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的修持意義。

事實上在儒釋道三家以前,佛陀誕生以前,這個玄關修持就已經存在。四千年前印度流傳的一部經文,是濕婆(Shiva)唱給他的伴侶戴薇(Devi)諦聽。

其中濕婆Shiva提出一百一十二個入道法門,我們隨便列出幾個和玄關修持息息相關的智慧之語:

「8.注意兩眉之間,讓心靈先於思想。讓形體充滿精氣,直至頭頂,便有陣雨如光。」

「12.以兩手塞住你頭上的七孔,兩眼當中的那道空間變無所不容。」

「13.像羽毛一般輕輕觸摸眼球,兩眼之間的光明便透入心中,而那兒便可容納大千。」

這些都已經確點出玄關這個位置的修持意義。套一句詩人的話:「玫瑰即使不叫玫瑰,還是一樣芬芳。」

A rese by any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  -Shakerspear 《Romeo and Juliet》

眼睛可以有一百個不同的名字,但不可改變眼睛的功能是——看。玄關不論是誰先發現、誰先提出、誰在受用…重要的是:「玄關是修行很重要的一個關鍵。」即使科學、醫學,將玄關命名為「松果體」一樣肯定它對人類靈性、精神、甚至健康的重要性絕對超過身體任何一器官。

所以爭辯玄關是誰剽竊誰沒有意義,不如在玄關下功夫修持,以提升自己的生命層次、向見性成佛邁進,才是當務之急。願以此與佛教徒共勉,一貫道與佛教沒有怨仇,我們是系出同門的兄弟,在這佛法的末法世,讓我們大家一起攜手,救渡眾生,以成佛為目標精進修持。

有人又說:「自性遍一切處,又離一切處」,可以說是佛學常識。不只楞嚴經如是說,許多佛經包括六祖壇經也說:「成一切相即心,離一切相即佛」

回應:

楞嚴經的重點並不在告訴我們自性在哪哩,而是教我們如何見性?如何覺悟?所以在佛陀糾正阿難對自性的種種錯誤見解之後,請諸位解脫者大阿羅漢、大菩薩,來講自己圓通覺悟的經驗,最後由文殊菩薩做總結。文殊的總結簡單的說「見性的關鍵在於根塵迥脫」也就是「六根要脫離六塵的攀援,佛性就會現前。」問題是要如何做到?大家都知道六根不要攀援六塵,楞嚴經說:「旋聞與聲脫。能脫欲誰名。」、「一根既返源,六根成解脫。」

『聞性』和『聲音』脫離,就像『耳根』和『聲塵』脫離。『眼根』要和『色塵』脫離,『舌根』要和『味塵』脫離。『身根』要和『觸塵』脫離;『意根』要和『法塵』脫離。六根完全脫離六塵不再攀援,佛性即現前。即所謂「根塵迥脫,體露真藏」。

一貫道的玄關修持,就是一種「將意念收回玄關時,就能處於根塵迥脫」

我常譬喻:「我們的手什麼都不做時,一定自然下垂。我們的心完全不攀援六塵時,一定回到玄關。」

返回玄關不是就住在玄關不動,而是心同時遍一切處。所謂「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」而不是心住在玄關內,而是以玄關竅為中心點,感應道交無處不通。這就是所謂「坐微塵裡轉大法輪,於一毛頭納三千大千世界」芥子納須彌。

當然我們不能說玄關修持是唯一的見性法門,法門無量各有方便因緣。但誠如白居易的証道詩:「無勞別修道,即此是玄關。」玄關畢竟是古來禪師大德解脫者共同開悟的門徑。四祖道信也說:「百千法門同歸方寸」

有道親問:「這些道外人士是不是因為沒有求道沒有點玄,所以說什麼都無法理解玄關修持的奧妙?」

其實如中庸所說的修行有二個路線:「自誠明謂之性,自明誠謂之教。」有從本性出發的,也有從教條出發的。

以教起修者,當明白一切真理放下一切執著,當六根不再攀援六塵,就會發現心自自然然的返回玄關,而且發現所謂玄關是「不二法門」無內無外,玄關並不是一個處所,是一切的一切。這是「自明誠謂之教」

直接從「守本真心、守護玄關」下手,也是一樣放下攀援、斷除貪嗔癡,自然智慧大開。這是「自誠明謂之性」直接見性。

至於佛教徒質疑的:「密付本心、默傳吩咐,是不是傳玄關竅?」這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,強辯不得。一貫道親只能自己知道自己受用,無法勉強別人相信。

甚至六祖惠能得到五祖的正法心傳時,他的同門師兄沒有幾個相信,甚至斥之為「南方魔子」就如同今天一貫道雖有「正法眼藏」的傳承,卻被斥為邪教。只能笑罵由人,「吾有好道,我自修之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