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dc
qdhc
sbxf
dyjd
ygzc
xwjd

口才不好,如何開始渡人?


@范聖杰講師

有前賢想加入道務組,但口才不好,問後學是不是「能言善道的人比較適合住進佛堂伙食團?」

後學不太認同,口才雖差個性害羞內向,但只要態度真誠老實憨厚,這才是更適合操辦佛堂道務的人。

有幾位前賢擅長交際,口才流利,但在佛堂卻人人反感,簡直難以溝通。

後學曾成全一位學弟住佛堂,他的親和力很好,人緣頗佳,無論是說話或表演能力皆一流,常常用誇張的表情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各校講師無不交相稱讚:「這位學弟是一位令人期待的人才」。

但我私底下其實滿擔心他的,越是覺得自己有能力的,反而越容易因一點挫折而離開。

就在好不容住進伙食團後沒幾天,他便又偷偷的搬了出去,他說住不慣。可過一陣子又想搬進來,再一陣子又搬出去,最終仍是無法克服自己的心魔而離開。常常平常表現越優越的人,一旦真要實際擔責任,很快就在上陣前先敗亡了。

原因出在那裏?

經過多年觀察的心得,這些人非常喜歡和別人比較,他們的表現優秀而且活潑外向,言語充滿自信,但是,即使有了這些特點,他們還是不懂什麼才是真正的溝通能力。

平常會欣賞或肯定他們的,都是一些較熟的人,但伙食團偏偏是常來陌生人的地方,常要辦不見得是自己有興趣的活動,甚至若是願意渡人,那接受拒絕或取笑的機會更是天天上演。

而平常能力備受肯定的人,缺少了一個基本的溝通能力:能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。而這點正是內向的人最容易做的來的事,所以常常忠厚老實的人比能力強的人容易住進伙食團學習。

要開口渡人有多難?

許多人不相信後學其實是一位個性內向的人。沒錯,由於成長於單親家庭,後學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很怕生,而且不會人際溝通,不喜歡在人前講話,在上大學前,幾乎是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裏。

而這一切在後學大一住伙食團後,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。

佛堂伙食團鼓勵大家渡人,但奇怪的很,大一碰到人都是天生的拒絕高手,對於人家的反駁和拒絕,後學連半句話也答不上,以致一聽到渡人就害怕的很。有一天晚上回伙食團,竟在門口不想進去,站在門外哭了起來,當年一開始的我內向到連怎麼向學長求助都不會。

曾經碰到有人當面對我說:「我最討厭一貫道道親。」那時我也曾想,搬出伙食團吧,何必活的這麼痛苦。但這麼挾著尾巴搬走,我更不願意。

後學幾乎有足足二個月認真找人,但卻沒渡到半個人,內心感到相當空虛。而學長三不五時問:「有沒有求道人?」,明明沒渡到人,還是騙學長說:「同學原本答應要來,但臨時有事取消了。」那時非但不敢面對學長,都快不敢面對自己了。

直到有一天,後學突然覺悟到:「以目前我的狀態,根本無法打動任何人,更別說是要渡人了。」學長當年常這麼形容後學:「自視甚高再加自命不凡」、「常常一臉關我什麼事的表情」。

後來,我慢慢發現,對人的親和力不足,比不會講話還糟糕。不會講話充其量人家不會記得你,但沒親和力人家卻會記住你的冷漠。

我開始練習專注的聽人家講話,開始注意公開場合的服裝,開始背誦經典聖訓,把人家常問的問題,再請教學長後得到的答案,背的滾瓜爛熟。後學害羞的個性不見的有多大轉變,但我開始認真的關心別人了。

渡人千萬別指望對方有「剛好想要求道」的這種因緣,如果你這樣問:「我想帶你來佛堂求道,不知您是否有興趣?」,一打恐怕十二個都會這樣回你:「不用,謝謝再聯絡。」然後轉身落跑。

那麼該講怎麼樣才對呢?

你只要激發對方原來我一直再找這個可以了。渡人,關鍵不在於你想講什麼,而是對方想(聽)什麼?

以前為了渡人,拼命討好對方稱讚對方,結果往往人家理也不你,幾乎是我去「求」道而不是渡人了,充滿委曲和壓力,一點法喜也沒有。

後來渡人,後學變成專心聽對方到底在講些什麼?(真的,以前我竟只關心自己講什麼),他有什麼困難或人生態度,後學真誠的提供建議或介紹一些人給他認識,只想怎麼幫他解決困難。這樣做的結果,常常我都還沒提求道,對方就說要撥空來佛堂求道了。

要怎麼樣才能專心聽對方講話呢?

後學試過許多方法,後學只分享最有用的一招:勤做筆記。

渡人,無論最後結果為何,回來後,把雙方的對話,腦中能記得住的,全部一五一十的寫下來。一開始可能會花一些時間,但這就是關鍵中的關鍵。

不要只寫一些簡要的日記,要把對方問的所有問題,你的回答,連彼此坐的位置,星期幾幾點到幾點離開,泡什麼茶沖幾次,都詳細記下來。不要只記錄結果,要記錄的重點是過程。

比方當太太說不要求道,先生的態度是什麼?要把所有一切能記的都記下來,至少寫滿一頁A4的活頁紙,然後再用另一種顏色的筆寫下更合適的回答,寫下您的想法,寫下您覺得應該怎麼說怎麼做會更好。是時間不對,或是地點不好,還是有第三者在,把所有的情境儘可能完整的記錄起來。

只要認真做筆記兩三個月,無論是道學能力或口才就會突飛猛進。人的記憶很短暫,不記下來很快就會忘記,所以一定要當天回來就整理,不然隔兩天印象模糊了,就寫不太出來當時的情境。

這樣的筆記,開始比較難下筆,但兩三次後,就會整理出自己的盲點,是講太多,還是答的不得體,或是根本沒聽懂對方在講什麼。這個筆記我會建議能多寫就多寫,因為渡人成功也是會有原因的,而人家不求道也是一樣。

這筆記只消兩三個月,保證你會有一個全新的自己,而且保證一定可以渡到人,因為你渡的人先是你自己,然後才是其他人。一個連自己都渡化的人,別人自然也會樂於接受他。

耐心的去做筆記,你進步的程度保證會讓你大吃一驚。

記錄,除了發現盲點,更是為了深刻思考一下自己做了什麼,為什麼而做,以及從中我們學到了什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