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dc
qdhc
sbxf
dyjd
ygzc
xwjd

 

天然古彿略傳

道統祖祖相傳,後東方第十八祖師係濟公活佛分靈降世。先師姓張(弓長祖師)名奎生,字光璧,聖號天然古佛,祖籍魯西,山東濟寧城南鄉雙劉店人,生於前清光緒十五年(1889)己丑七月十九曰,誕生時北京天壇失火,黃河以北半天空均成紅光普遍,向來混濁的黃河,當天忽告清澈底顯。據歷世記載,每當黃河清就有聖人降誕之説,可明師尊乃是一位天生聖人。

師尊生有異相,平頂方頭,二目重瞳,天資聰敏,本性忠厚,且享有一個世代書香家庭,父諱玉璽,母喬氏,家道小康。慈父在其幼時親授詩書,長而有成,便志在四方,二十二歲去南京上海,隨姑父為一小軍官。有一日,聞嚴父病危之信,即辭職返回家鄉,不久父歿。丁憂之後,隨母操持家務。至民國四年,是時師尊二十七歲,遇見褚老師闡揚孔孟一貫之道,起初不敢相信,先請母親去求道,看看如何再作決定。母親求道又研究後,認為很好,師尊聽説還能超拔父母出苦海,升入天堂。由於父早逝世,未盡孝道,因此決心求道,欲報親恩。後隨褚老師辦道開荒,從此修道齊家立佛堂,修道數年之間,度人六十四位,因十七代路祖佛規所定,度一百人才能超拔一層父母。師尊度了六十四位以後,無法再度多人。由於不能度一百位就不能超拔父母,因此師尊憂煩。褚老師看師尊一片真誠孝心,被他感動,這時褚老師才請求老祖師説這位張先生誠心想超拔父親,就是不能度一百人,甚是難過。因此,老祖師懇請 老中云:「由此人開始六十四功加一果,從此誠心修道者,度六十四人就能超拔一層父母。」師尊這時尚未見過老祖師,至民國九年褚老師歸天,祖師聽説吾們師尊對道虔誠,人才出眾,這才派人找去,師尊見了祖師參駕行禮。

祖師説:「你的老師已不在了,你想跟誰修道辦道呢?」我們師尊説:「請祖師指示,吾聽祖師調遣,教吾跟誰就跟誰。」祖師一聽,説聲:「好,你就跟我吧!」從此師尊就跟隨祖師辦道,並隨從左右東奔西跑,共把聖道宣揚。民國十四年二月初二日祖師歸天後,各位大領袖修道多年有八位,師尊年歲最小,各大領袖依功高德重,請老祖師臨壇,問:以後大道如何辦理?老祖師説:「待等三個月百日後,自有消息對爾聞。」又過了一段日期,有幾位大領袖請 老中臨壇,又問 老中。 老中卻慈悲云:「你們各有天命。」各大領袖遂各自前辦,惟獨師尊不敢多事,等到百日後 老中到壇,有命讓祖師老妹妹代理天命十二年。各領袖各辦各事,並不交老姑奶奶,惟有師尊遵 老中及祖師之命照辦。至民國十九年各處仙佛臨壇訓云:「天時緊急 老中有命普度三曹,人鬼仙一齊普度,上天不留一佛子,西天不留一菩薩,都臨凡打幫助道。」

因天時緊急,以陰陽合曆計算,十二年改為六年。民國十九年師尊與師母拜領天命,共同擔荷普度三曹之重任,辦理末後一著收圓大事。二人領天命才能大開佛門,男女平等,皆可得道,吾們師尊師母必須有夫婦之名分,謂之天作之合,各處均有仙佛臨壇指示,各領袖的後學一聽,大家哄傳説:「自古那有修道修成夫婦之名!」吾們師尊師母真是痛心疾首,無地自容,可是祖師作主, 老中有命重新另立道盤,各找有緣人,各處大仙借竅,證明此事,各處求道者紛紛不絕。

師尊師母同領天命後,到處開荒下種,歷盡艱辛苦勞,飽受雨雪風霜,師母也從不視為畏途。師尊師母領命後,祖師臨壇指示到某處某處,到時師尊也是奉祖師之命到某處某處,相見之下互相驚異。各大仙顯靈或借竅到壇批訓,想求道者各處絡繹不絕。當時其他各領袖也有歸天者,也有辦不開者,可是大家皆譭謗,惟有跟隨吾師尊師母之後學知此底細,並非人心人力所能為,確實是天意安排。此後也有反回頭拜吾們師尊師母為一代祖師的,從此慢慢開展道務;由於濟寧一帶受此大考,不能立足,遂轉到濟南,有幾位後學開闡道務日漸鴻展。民國二十四年有一位劉向前老先生至天津開道,三個月時間才度到一位公館小伙計任希舜,由他度一位于洪洲先生,由此一年時間,天津已成立數處佛堂。不料至二十五年秋天,南京政府下令調查山東「一心天道龍華聖教會」馬思偉,自稱馬皇帝,信他教的均姓馬,身穿上衣左大襟(在山東濰縣)。調查人員到山東濟南,不知龍華聖教會在何處,有人説你們可以去問問張老師。調查人員遂到師尊佛堂問:「你這裏有姓馬的嗎?」師尊説:「有的。」調查人員不分青紅皂白,就把師尊及齊點傳師銘丹、王星五及三才共五人帶去南京,一問方知帶錯了。俗語説:「有錯拿,無有錯放。」因此也未問清楚,至二十六年春才具結釋放,被困三百天。回濟南後,仙佛到壇才説: 老中以前有訓「金陵五老爐」,至此才知道受鍛鍊,歷代祖師均受過大魔大考。在這段時期,吾們師母在天津濟南各處奔波,成全弟子別妄動。從此以後道務蒸蒸日上,至民國二十七年本人求道時,北京才有數處佛堂,均由天津開去,此年在天津 老中臨壇有命再立爐立會,鍛鍊有緣佛子,天津有純陽爐,入爐者有六十餘人,日期為十六天,紫陽爐有四十餘人,日期為九天,山東聊城有元陽爐,為期一月,人數五十七。此外,還有少數的數次。二十八年二月,北京順天大會共有三百二十人,日期為一個月。濟南理數道德會,一百五十人為期十五天,還有鄭家口十二天也有百人。所有受過鍛鍊的人,出班後均有大願,各處開荒闡道,仙佛顯化。二十九年春季大典(三月十五日)師尊來到天津,住在霍永盛先生家, 老中到壇還要立爐立會,鍛鍊人才。師尊再三懇求云:「孩兒擔不了這大責任,請免爐會。」 老中云:「好了,從此以後以天地為鼎爐,不再立爐會。」

師尊自民國十九年與師母同領天命,乃為天作之合,有夫婦名分而無夫妻之實,足以證明白陽三期要度回先天原靈九六皇胎原子,謂之道降火宅,陰陽(乾坤)齊度,父子夫婦兄弟同修,在家出家,不分士農工商,半聖半凡,性命雙修,不必拋家捨業,人人皆可得道成道,弟子普遍世界,為亙古未有之奇緣。

師尊師母二位老人家,為了救度三曹人鬼仙之靈性,不戀先天極樂聖位,共同領受 老中之天命,倒装臨凡降世。於娑婆苦海之中,共駕慈舟,犧牲一切,各處尋找皇胎原人,歷盡一切滄桑之辛酸,受盡各種魔難,師尊聖業頻繁,畫夜為道奔勞,風塵僕僕,走遍天涯海角,櫛風沐雨,霜餐露宿,披星戴月,日夜奔忙,自此幾年的功夫,大道已傳到河北省。自民國二十六年秋,蘆溝橋事變,至三十二年中日抗戰,時勢日益緊張,各處受到擾亂與破壞,師尊全家由濟寧遷來天津居住,至民國三十四年日本投降後,大道已普展全國,得道者不計其數。在此段八年抗戰之中,師尊師母及有些前賢跟隨辦道者,可説受了種種不堪言的魔難,可是皆能躲劫避難平安過去。俗語云:「好人有好報。」許多求過道的均能誠心修道,遵規守法,所以才有逢凶化吉之應驗。民國三十五年十一月四川道親希望迎接師尊師母到四川成都(甄中和先生同各位開道的人來北京接去四川)。到四川後,天津北京開荒的各位前人,均給師尊師母預備安身之所,輪流在各處居住。

於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,便取道四川峨嵋,行近山麓,眼見瑞氣歡騰,杜鵑花遍野齊展,師尊心想:此山神明多靈感,獻禮花共相迎迓聖駕。師尊定居山麓,送去舊歲,迎來新春,滿懷熱望意欲攀登名山,探訪名勝,而魔障擾纏,日日不離身。至三十六年七月,盼望可達心願,詎料蛟龍起洪水,洶濤沖斷橋樑,斷絕去路。就在八月初九,有李錫棋與師尊預備房屋,四外花園環境優雅,請師尊前去,至此師尊揮別峨嵋山,走進王家塘,這時師尊問:「這是什麼地方?」李錫棋回答師尊:「這地名是王家塘。」老師一聽這地名,心中不太舒服,師尊走近門前花園時,忽見一顆畸型怪花果落地,面色驚疑,暗知不妙,真是「福禍將至,必先知之。」(憶昔日,孔子見一死麒麟,心中甚是憂傷,便用衣袖掩面涕泣,長嘆曰:「我道窮矣!」師尊自占不祥)自此病勢日趨惡化,便囑咐邀請大眾會晤於中秋(八月十五日)。

師尊便在八月十五日,設筵宴請諸賢及地方名士聚會午餐,餐畢給大家訓曰:「今日會晤意義深長,昔日孔明扶漢室,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。」師尊如泣似訴,大家熱淚盈眶。師尊講話完畢,還送大家出門,慈悲地説:「後會有期。」大家均疑惑為什麼師尊説這話,至下午三時老師聖體甚感不適,前賢們便扶師尊入房靜息,時已日落西山,師母請禱,香煙靄靄, 無皇天中率群佛仙及十大名醫臨壇指示,諸大仙佛到壇,還説安慰大家的話,説師尊病體,因大家誠心所感,無關緊要,此時師尊還想起來接駕,前賢攔阻才未接駕,待至玉管止乩,八點正(戌時) 老中退壇後,再看師尊已殯天矣!

此時, 老中攜師返理天,師徒別離在中秋,師尊溘然歸天,噩耗傳來,三曹震驚,真是山川含淚,草木興悲。嗚呼!恩師一代聖人,天命明師,萬世師表,僕僕風塵度化眾生,悠悠歲月,半世栖栖皇皇,一生事業行素王之志,願化世界為大同,願度九六齊歸根,繼承道統為第十八代祖師。

師尊因獲怪果落地自占不祥,如今溘然與世長辭矣!乃世人一大不幸,當為天人共悲。師尊享年五十有九歲。

師尊歸空後第五天,是八月二十日,師母請訓,師尊的本靈臨壇訓示了許多話,師母也問師尊許多事(後有另文),最後師尊降訓墓址:「墓築西湖畔,靠近漁樵塘,北負南屏山,向東山鳳凰,西子湖在左,右山名玉皇。」

※附錄:

  1. 在八月十五日這天晚間,老師全家劉師母、師兄、師嫂、師姐,還有師尊孫男孫女,均在北京米宅(前清熱河督統米振標第五子家),天津道長胡桂金還有張文運、孫克忱與本人等多人也均在北京與劉師母師兄等賀節,正在高興之際,忽接四川電報云:「師尊病勢危急。」北京張道長五福報告劉師母、師兄後,大家不知如何是好,急忙操持買機票,隔天師尊全家均飛往四川,隨後北京天津道長各位前人等也陸續去四川操辦後事,至九月十五日,由南京包一架飛機,將師尊靈柩運至上海,隔天(十六日),專車運至杭州西湖南屏山麓靈園(是天津李玉昆先生在杭州開道的佛堂,四周花園風景甚佳)停在此地,預備擇日安葬,各處弟子紛紛來祭者不絕於途,杭州各寺廟由九月初一日起,僧眾均傳説:「濟公活佛回來了。」各寺廟均油漆整理,全部念經,至九月十六日,虎跑寺濟公塔落成典禮,善男信女參拜者絡繹不絕,説是吾們師尊濟公活佛降世,至此圓寂又回到杭州西湖,還有一切顯像,真令人不可思議。
  2. 八月十五日,師母請禱, 老中率諸天仙佛及十大名醫臨壇,一面安慰大眾説:大家誠心所感,爾師尊無恙。待至晚上戌時八點正, 老中退壇後再看師尊已殯天,大家不知所措,過後兩天,大家才看出 老中妙訓有:「將至七七四十九,天昏地暗無星斗,五魔混世奇異現,中原分瓜無插籌,黎明悲痛父子散,遍野哀鴻人心疚,科學力乏妖術起,千門萬教齊出頭,暴風颳落樹下果,堅志守道要受羞,大千紊亂如馬尾,但看爾往何處走,今歲丁亥三六滿,火德交旨理域遊,毗盧開花看結果,師徒分離在中秋。」
  3. 師尊乃濟公活佛化身,生於大宋末年,俗名「李修緣」,本是十八羅漢降龍襌師,紫衣羅漢,經杭州「靈隱寺」遠轄堂長老點醒,隨身装瘋賣傻,抹藏本相,在修道寶鑑云:「時南時北時西東,本相收藏列上穹,三昧妙玄人不曉,都譏濟公是癡翁。」師尊在民國六十七年臨壇批示云:「人説我瘋我不瘋,眾人稱濟公,東西南北又赴東,兩袖飄清風,徒兒學我憨傻樣,就是小濟公,濟公濟公濟公,濟私事也變公。哈哈,吾瘋僧到也,常聽世人叫我是顛濟公,其實一點也不顛,只不過装些傻,人人便不懼我,連孩兒也喜歡跟我嬉戲,趁此踏破鐵鞋,大街小巷訪度有緣,或警惡啓迷,或勸人為善,以完成天職,莫把假顛當真顛,真顛實可憐,吾濟顛是神仙,哈哈,這把蕉扇,勝電扇,可涼可暖任吾變,還可掃去凡塵與病災,更可將那善士搧上天,孽徒搧下苦地獄,你説厲害不厲害?哈哈,又説了一些顛話,真也本性難改,又嘆世上惡者難勸化,不得不再把這顛軀顛到紅塵來,再看那世界戰火無止息,水火天災氾濫誰能防?尸軀横遍怎不叫仙佛傷心嘆,難道仙佛無慈心,難道仙佛忍心袖手旁觀?事有其因,自結其果,願世人深省。當今道場鸞堂遍佈,或代師傳道,或揮鸞闡教救世,仙佛婆心度人,並先示災劫之由來,既已通知在先,如仍為惡奸淫胡亂者,莫怨天之無情也,莫要到時哭天,非天無靈,乃所為已逆天道,天亦無法救也,今夕臨壇見諸賢徒抱道精進,使吾為師省,可慰一二矣!哈哈,有人為我作『濟公傳』者,竟説我喝酒吃葷,茹食狗肉等葷腥,猶幸未説濟顛娶有家室,則更可駭!此俗本以訛傳訛,真是可笑,按老衲出世,便具宿根,故一意出家,經遠轄堂長老點化後,方知前身乃是紫衣羅漢,以大宋國難之時,特來凡間挽回氣數,由是抹藏本相,詐酒佯狂,指點愚昧,挽化頹風,後人咸以濟顛亦吃酒肉之説流傳,真失之毫釐,差之千里矣。世有規戒之俗僧,絕無飲酒吃肉之羅漢,子等稱我為佛,當審此以明玉石,此諭。」
  4. 後東方第十五代祖王覺一,由山西將道統帶到山東為東震堂,道統傳與劉祖清虚掌盤,是為第十六代祖。(劉祖乃太極真人化身臨凡)光緒十二年承運奉命三教合一,此時佛訓就是收圓普度。第十七代祖白陽掌盤祖師,聖號儒童金公,尊號「南無天元太保阿彌陀佛」,老祖師時,求道口訣為「無上皇合太極」六字真言。老祖師歸空後,至壇批訓云:「三月百日見面。」内含妙語,是指民國十四年二月初二日歸空,至民國十五年三月初三日,正合老祖師歸空後的一年一月一日,借山西楊春齡竅到山東顯化,此為竅手之始。老祖師借楊春齡竅顯化一百天,在一百天内不吃食物。口吐「金公妙典」「彌勒真經」此為「金雞初唱」;又在民國十八年借「杜玉崑」河南人顯化一個月,此為「金雞二唱」;「金雞三唱」時,大道大開普渡收圓,大道普遍,天下太平也。師尊當時辦道總堂為崇華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