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法自然   

老子說「道」為天地之母,萬物之宗。可知大道之無窮威力,然而「道」幽隱不現、深藏不露、不可言說,既然是如此難以言說,我們只能從萬物的世界去探討它。而天地間萬物都在自生自化,繁衍不已,萬物是這般天然而成,自然而為,總是這樣「無始也無終」,如此生生不已、化化不息的天地本色,就是老子所謂的「道法自然」。在「道不可道」的道法不可言說之下,惟獨可言,言可見的就是「自然」這兩個字。而展現在眼前的卻是大道無情長養萬物,所謂的秋霜自殘萬物,以及春雨的滋潤萬物,純是天地之變化,無心自然之為,絲毫不加以制約。宋朝詩人蘇東坡:「柳綠花紅真面目」,就是在告訴我們柳樹的翠綠,紅花的艷麗,都是明歷歷毫不隱藏的顯露於外,一切是那麼的自然而不矯揉造作,這天地之色,以老子的言說,便是「道法自然」的另一顯現。

大道順著萬物之自然生滅,而「道」為萬物之宗,人、天、地、萬物最終皆是取於「道」,所以「道法自然」用言語來表達,即是「大道順乎」天地,任憑萬物之本然。老子云:「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」(第二十五章)。地有博愛:安靜之德,如果我們播種它,即生五穀百物,若挖掘它就可以得到地下甘泉來養育眾生,所以人效法地,向大地看齊。然而天之德是清靜而高明,三光常照四時順序,所以地又取法於天。然而「道」是虛無妙有的,天、地、人物都是從「道」之所生,也是從「道」之所成。「道」的發展是順乎自然而運化的。我們看這世界,如何能夠萬物營生,生生不息,因為有了天地才有萬物。有此天地、日月、河川山岳、萬物才可以生存。如果萬物離開了天地又怎麼有生存之可能呢?所以物類依賴於天地生滅,自然「取法於天地」了。有了天地之運行,日月明暗、四季的更換、寒暖相繼、草木的盛衰,才有我們世人生存之道、求生之途、謀生之法。我們世人舉目所見則是茫茫的蒼天,而道在天地萬物之中,所以天地之法就是「道」法的顯現,也就是老子所謂的「天法道」。我們來看寒暖有時,月圓有日,潮有潮汐,花有花期是這麼井然有序。所以天地是從容無私,它不分古今始終是源源不斷,滋生出萬物來,所謂「萬物應時而生,順時而去」,從不間斷,一往直前。我們再來看天地之運行是利於萬物,從不加以傷害,如春夏秋冬、四時運轉,風雲雷電則是「應時而生,適時而止」。老子在第二十三章所說:「希言自然,飄風不終朝,驟雨不終日,孰為此者天地,天地尚不能久,而況於人乎」。這裡所謂「希言」是聽不見之言,即是行不言之教也,又可以解釋為世間罕聞之言,是不牽強、不造作。「應時順理、隨宜得妙」,一切順其自然,所以暴風颳不了一上午,急雨也下不了一整天,誰造成這樣情形呢?是天地。天地造成的暴風急雨尚且不能夠維持長久,更何況人呢?所以人若違背自然,背道而馳,必然有所失的。

老子曰:「寂兮寥兮,獨立而不改」意到「道」雖然無聲又無形,其性卻獨立。「道」雖然幽隱不現,天下人卻沒有人左右它。換句話說,「道」之法則,是獨立而自然的,它既不受支配,也容許更改。因此「道法自然」也正是在告誡世人,天地萬物皆在按它自身之情況在生滅變化,它本身各種潛在之力量,世人不可按自己之意,欲去干預、去左右它。譬如農夫種稻是農夫掌握了能讓稻自由生長結果之經驗,讓稻自己生長,所謂「按時播種,適時耕耘」,稻自有它創造生長之道,農夫不過是順其道罷了,自然而然毫不強求。常言「揠苗助長」之故事,有人嫌稻長得太慢,就把苗一棵一棵地往上拔,結果苗枯死了,就是說凡事不問事物自身之情況而強求,反而會把事情越弄越糟,就是「不自然」了。

有位禪師名叫道元禪師(著作:正法眼藏),自中國學禪歸國後,與人交談的第一句話:「我已真正領悟到眼睛是橫著長,鼻子是豎著長的真理,所以我空著手回來了……」眾人聽個個捧腹大笑,但是稍後他們都覺得自己的笑聲竟然是那麼空洞而無知。道元禪師十年的訪求明師最後的結論是「眼橫鼻直」的那麼自然安排,沒有任何矯揉造作,順著天然而動,隨著自然而行,道理便在其中了。

總言「自然」二種字意,一、指山川草木,不加入人工修飾的自然。二、自動自發的,不造作、不強求依照真理表現出來的言之自然。老子提出「道法自然」,也正是老子洞悉到天地萬物各按其「道」運行不息,在按自身之法則在生滅變化,因此讓萬物保持它自然之狀態,不加干預,「道法」就自然而然地顯現出來。而天下萬物皆有自然之道,不可妄為而強執,因此老子云:「將卻取天下而為之,吾見其不得已……是以聖人去甚、去奢、去泰」(第二十九章)。蓋凡妄動、妄為不循自然之道,謂之「甚」,不務真誠,過度浪費不節制,稱之「奢」,不安本份言之「泰」,老子告誡聖人要「去甚、去奢、去泰」就是教人不激不過不驕,以此三者來感化民心治理國家天下,也是要我們謹慎所做所為,不過柔,不過剛,不慕浮華、不侈愛欲,「有為不可太過」,也就是所謂「自然之道」,這也是我們立身處世的最好南針。

然而天道之運化,地道之生成,以及人道的立身處世都有常軌,能循其常軌而得其「自然」之妙也。天地之道是如此,而人道亦是如此。饑而知食,渴而知飲,寒而知添衣,以及孩子們都知道敬愛自己的父母,年少者皆知尊敬兄長,此乃我們初生的本性流出自然之道。人若能保持這本來的面目,自然而然,不加矯揉,「去其妄,而存其真」,本著良知良能,各安其份,順其自然,不貪不妄,無處而不自然,必定能無往不利,從自然之中,而悟其大道。進而為善自然,修己自然,導人自然,化世也自然。正說明所謂「順萬物之自然,道便在其中」,也即是「道法自然」之寓意。